北京pk10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北京pk10基本走势图
電臺簡介 節目介紹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簡體 | 繁體
 
首頁 新聞廣播 海峽軍事 閩南話廣播 在線廣播 影音點播 財經股票 海峽人 對臺政策 海聲論壇 電子雜志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首頁 > 本網報道
王衛星:借力戰略機遇期乘勢應對大變局
來源:海峽之聲網  2019年03月20日 15:02    【字體:    】  【 關閉 】
 
 

 

軍事科學院首席專家、海研中心學術顧問王衛星

  ●世界政治經濟重心開始向亞太地區轉移,標志著數百年來一直由西方國家主導國際政治經濟體系的局面正在發生根本性改變。

  ●和平合作、開放融通、變革創新已經成為任何國家任何個人都難以逆轉的大勢。

  ●時代變局中危與機同生并存,克服了危即是機,失去了機便是危。

  當前,世界正處于國際格局轉換、新舊力量消長、保守主義回流、“逆全球化”思潮泛濫與新一輪產業革命興起的交匯期,大國行為體勃興等變革性現象風起云涌。“變”是這個大時代的主基調,因“變”而生的不穩定、不確定、不平衡等時代特征日益凸顯,世界開始進入持續性動蕩階段。這場動蕩對國際社會沖擊范圍之廣、影響程度之深,為百年來所罕見。

  國際格局“東升西降”

  黨的十九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當今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準確理解習近平總書記所指,需要從本輪國際格局轉換與以往相比的根本性差異上,觀察其中的顛覆性“變化”。這種變化集中體現在以下四個方面。

  首先,新興大國崛起,世界權力中心首次向非西方世界轉移。回顧歷史,自“大航海”時代使五大洲結束彼此孤立狀態、構建起真正全球意義上的世界權力中心以來,這一權力中心始終在西方世界內轉移,無論是16世紀的西班牙、17世紀的荷蘭,抑或是18世紀至19世紀的英國和20世紀的美國,都是西方世界的一員。過去一段時間,世界的歷史就是歐洲的歷史,世界的文明就是希臘的文明。直到進入21世紀,隨著老牌資本主義國家普遍性衰退,中國、印度等為代表的新興經濟體群體性崛起,國際戰略格局才出現了“東升西降”的新趨勢,而世界政治經濟重心開始向亞太地區轉移,標志著數百年來一直由西方國家主導國際政治經濟體系的局面正在發生根本性改變。

  其次,保守主義回潮,傳統現實主義再次成為世界政治主流。面對大歷史發展中的變革性趨勢與不確定未來,既得利益者往往堅持守舊拒新的保守主義立場,在實踐中采取傳統現實主義的施政路徑。近年來,隨著大國力量對比變化,特別是“中升美降”之勢顯現,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傳統大國危機意識上升、焦慮感加重,傳統現實主義在其國內有所回潮,導致大國競爭重回世界舞臺中心。特朗普政府當政后,提出“有原則的現實主義”“美國優先”等主張,即帶有典型的極端保守主義色彩與傳統現實主義特征。其以“美國優先”為根本指向,把中俄視為“主要戰略競爭對手”,公開進行戰略施壓與重點圍堵,直接導致中美、俄美博弈加劇。

  再次,“逆全球化”思潮泛濫,多邊主義為基礎的現行國際經貿模式面臨重大挑戰。特朗普政府一反經濟學常識,逆轉美國長期以來奉行的自由貿易政策,以“絕對收益”“零和觀念”經營國際貿易,針對中國發動非理性的“貿易戰”,對部分盟國輸美商品征收高額關稅,并威脅退出世貿組織。美國尋找各種理由不斷“退群”,給原本相對平衡平穩的世界添加了復雜的因素。這些被冠以“維護公平貿易”之名的“逆全球化”盲動,實則是追求美國一家獨享的眼前利益,不僅無益于調整現有國際貿易失衡現象,而且長此以往會從根本上危及國際貿易機制。

  最后,非傳統國際行為體興起,深刻影響國家間關系的塑造。隨著信息技術、公民權利、跨國性社會力量的發展,國家間關系不再僅取決于傳統的政府當局,而是越來越多地受到民眾團體、非政府組織、跨國公司等非國家權力載體的影響。這些非國家行為體通過事件策動、議程設置、政治游說、商業運作、技術研發等途徑,不僅影響著一國的內政外交,而且影響國際政治未來走向,已成為國家間關系塑造的重要驅動力量。自17世紀中葉以來延續至今、以民族國家為中心的威斯特伐利亞體系,正因此經歷著深刻轉型,這一轉型對未來的影響當前還未完全明朗,但其影響力日益加強的趨勢已經顯現。

  三個“未變”一個“大變”

  盡管世界大變局已經到來,但從現有情況來看,目前變化仍主要集中在經濟領域,國際格局發生質變的臨界點尚未到來。因此,面對紛繁復雜的國際局勢,2018年12月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指出,我國發展仍處于并將長期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這一重大宣示彰顯出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認清國際變局本質、準確把握發展大勢、有效駕馭戰略全局的遠見卓識與戰略定力。

  中國仍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的宏觀判斷,可以從三個“未變”與一個“大變”來理解。

  首先,國際社會成員謀求發展的根本訴求并未改變。實現更加平衡、更為充分、更具可持續性的發展,始終是各國追求的根本目標。在這一問題上,中國同世界所有國家都是合作伙伴。當前,盡管因發展速度和質量的差異催生了國際權力格局轉換的可能性,各國因面臨轉換期的風險采取了更多自利性舉措,曾經給世界帶來廣泛紅利的經濟全球化進程亦遭遇重大挫折,但從長遠來看,這些現象的出現都是各國在發展機遇與發展效果出現波動情況下的暫時性政策調整,其本質仍然是試圖通過一定的策略性改變,恢復發展活力、贏得更多發展資源。

  其次,世界人民維護和平的堅定決心并未改變。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和冷戰對峙,世界人民對于大國競爭的極端化發展高度警惕,對霸權主義、強權政治深惡痛絕。特別是冷戰后各國從經濟全球化中嘗到了和平的紅利,和平合作、開放融通、變革創新已經成為任何國家任何個人都難以逆轉的大勢。即便是在美國國內,盡管對于中美實力消長帶來的變化存在著所謂的心理失衡,但大多數美國人仍然不希望中美競爭失控,更期待兩國能通過密切互動尋找到新的解決分歧的方法。

  再次,中國作為世界經濟引擎的身份并未改變。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年均實際增長9.5%,甚至一度連續多年保持在兩位數的高位,是世界經濟發展的晴雨表和主要驅動力。目前,中國占全世界經濟總量的比重達到了15.2%,每年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高達30%。中國經濟增長在相當大程度上影響著世界經濟的增長態勢。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制造業第一大國、貨物貿易第一大國、外匯儲備第一大國,中國經濟已經與世界經濟融合成一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有機整體,中國經濟的基本面對世界經濟整體發展構成重要影響。

  最后,中國對世界和平發展的貢獻度正經歷巨大改變。隨著中國實力的不斷走強,中國與世界的聯系越來越緊密,在全球治理中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并以各種形式為世界和平發展作出更多的貢獻。由中國首倡的“一帶一路”建設,不僅拓展了國際合作新空間,帶動沿線國家貨物出口、投資貿易、產能合作等取得豐碩成果,而且將“人類命運共同體”作為終極目標,使世界各國從合作中真正感受到了平等相待、互利共贏。全球從2000年到2017年新增的綠化面積中,約1/4來自中國,貢獻比例居全球之首。與此同時,中國還身體力行在聯合國世界和平維護行動中扮演著中堅力量。從1990年開始,中國累計派出維和軍事人員3.9萬余人次,目前已經是聯合國維和經費第二大出資國和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派遣維和人員最多的國家。

軍事科學院首席專家、海研中心學術顧問王衛星

  順勢而動駕馭變局

  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我們既要看到其可能帶來的風險,又要看清其本質所在和發展趨勢。要認識到時代變局中的危與機同生并存,克服了危即是機,失去了機便是危。

  一是要保持戰略定力,合理規劃應對之策。世界各國對于中國的未來有著截然不同的預期:一方面“中國崩潰論”再度喧囂,另一方面“中國世紀”的聲音不絕于耳。“棒殺”也罷、“捧殺”也罷,我們自身要有定力、耐力、忍力,以中國大戰略目標為根本依據和戰略舉措的取舍標準,合理確定階段目標與相應策略,既充分預估當前變局可能帶來的安全風險,扎實做好應對危機的各項準備工作,又善于發現并及時把握其中可能顯現的戰略機遇,有效利用機遇窗口贏得戰略主動,帶動全局的根本性轉變。

  二是要增強憂患意識,堅持底線思維。未來若干年內,中國將面臨大國遏阻與周邊摩擦共同升溫、相互激蕩的局面,危機多發頻發將成為一種常態。要清醒認識到,前進道路不可能一帆風順,越臨近成功的時候,越要有如履薄冰的謹慎,越要有居安思危的憂患意識,絕不能犯戰略性、顛覆性錯誤。要堅守戰略底線,防范戰略風險,既有防范風險的先手,也有應對與化解風險的實招高招。

  三是要善于縱橫捭闔,防止成為“眾矢之的”。一國對外政策有兩大禁忌:一忌無謀,二忌沖動。二者中后者對于國家損害尤大。歷史反復警醒我們,當GDP位居第二的國家經濟總量接近美國經濟總量的2/3時,會極大地激發美國民眾的憂患意識,招致其網羅盟友、聯手打壓。不論是20世紀70年代的蘇聯,還是80年代的日本,與美國都出現過這種情況。未來,我國要設法過好這個坎。應充分估計可能面臨的困難和問題,穩妥處理大國關系,積極尋求利益共識與合作,同時善于用勢、借力打力,避免單打獨斗,避免四面出擊,避免成為地區矛盾的中心和焦點。

  四是要以規則創新為抓手,全面提升國際話語權。今后一個時期,要逐漸適應中國身份發生變化的事實,以全球治理改革為突破口,適時提出中國方案,以兼顧各方利益、引領未來方向的規則創新為抓手,推動我國向“全球治理鏈”高端邁進。為此,一方面要充分利用已有基本治理架構,通過聯合國、二十國集團(G20)、上合組織、金磚國家等既有機制做大做強,利用雙多邊舞臺在全球事務中傳播中國聲音。另一方面要高度重視新興領域治理機制構建,通過創設議題、規劃和議事日程,提升中國在網絡、太空、極地、深海、生物、人工智能等新興領域的話語權。

  五是要剛柔并濟塑造周邊,妥善管控第三方因素。受歷史因素及域外大國刻意輿論引導,周邊國家對中國影響力拓展感受最早、感觸最深。與此同時,中國的戰略壓力也直接來自周邊國家。“周邊第一”應成為中國經營國家安全環境、規劃和平發展進程的首要重點。宜將中國所倡導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一帶一路”倡議及其他有益于世界和平發展的戰略舉措,優先在周邊地區落地,通過雙向互動與機制建設,共同促進區域和平穩定走向深入,壓縮域外大國介入空間。同時,要在周邊地區和重大利益攸關區域有效防控生戰生亂因素滋長,避免中美關系因第三方因素而陷入無可挽回的境地。

  六是緊盯國際科技前沿,及時抓住“彎道超車”機遇。要充分認識到新興顛覆性技術對全球大變局未來走勢的戰略性影響,準確研判戰略前沿技術發展趨勢,及時搶占技術發展窗口期,借力前沿技術的顛覆性影響,縮小與發達國家間“技術鴻溝”,爭取形成局部優勢,帶動國家整體科技實力與戰略能力跨越式提升。同時,要建立起科學有效的科技風險預警評估機制,防止主要戰略對手對我實施技術誘導與戰略欺騙,致使我走上發展歧路,錯失趕超機遇。

  歷史上,世界上總有那么一些國家喜歡扮演“警察”角色,骨子里深植主導他國的執念,行為上多有干涉他國的舉動。新中國建立以來,同樣也有那么一些國家喜歡頻頻制造事端,干涉打壓中國。這一切雖然給我們帶來了一些麻煩,但都無法阻擋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堅定步伐,動搖不了全中國人民追夢圓夢的堅定決心。未來將證明,中國的崛起是世界大勢所趨,是任何力量都無法阻擋得住的!(作者為軍事科學院首席專家、海研中心學術顧問)
  


分享到:
   [責任編輯:熊燁]  
  相關稿件
 
 
666新聞廣播
783閩南話廣播
996都市陽光調頻
906汽車生活廣播
979綜合廣播
音頻點播
  新聞廣播 閩南話廣播  
視頻資訊
 
本網站由海峽之聲廣播電臺主辦,版權歸海峽之聲廣播電臺所有  閩ICP備07063067號
地址:中國福建省福州市鼓樓區園垱街15號 郵箱:hxzs#vos.com.cn(請把#改成@) 郵編:350025
歡迎訪問海峽之聲網,建議使用IE內核瀏覽器、分辨率1024*768瀏覽本網站
技術支持:北京經緯中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北京pk10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 pk10稳赚qq群 江苏骰宝结果 捕鱼大师从哪里可以下载 11选五杀号软件 北京快乐赛车pk10直播 重庆时时彩012路打法 非凡炸金花最新版本 5宝来娱乐 时时彩最快开奖 老时时四星走势图